热搜产品:液体烧碱,工业用液氯, 工业用合成盐酸, 食品添加剂 / 氢氧化钠, 食品添加剂 / 盐酸, 氯化苄,邻氯甲苯,对氯甲苯

天际亚洲新闻


在很久以前

 在很久以前,以为矿泉水是干净的。
    我趴在爸爸的老车上,不要冰激凌,不要白开水,却向往两块钱一瓶的农夫山泉。
    矿泉甘甜没有负担,矿泉爽口没有危险。
    人在慢慢收获心境的同时,总想有一瓶矿泉,至少可以看看听听,纯粹的东西在身边,不管出于什么目的,人们总有好恶感的偏离,这是天生的喜欢,也是无法回避的臆想。
    生活在现实与未来的半壁江山,左手忐忑,右手期待,从天然的角度,我们都是被幸运环顾的孩子,趴在窗台上上凝望,也许有一杯矿泉水,没有 多余的遐想,可以喝掉,然后大叫一身:甘甜可口出门去,我辈岂是蓬莱人。当然,这个美梦只有自己知道,因为任何角度只是幻觉,换来的只不过半天欢喜。
    很久很久之前,有多久,无法知道,人们穿着半裸的衣服,捧着大把的殷桃和香蕉,在属于自己的荒岛上唱着属于自己的歌,带有各种神话的色彩 不过是感情的迷离控,历史无法在回流,又只能在古人编写的幻想中获取更加贴切的幻觉。没有骇人的笔锋,岛上的人们有着自己的避风港,如果被现代包裹的机器 中能把神话带进,又会生出什么?
    纯粹的日子里通透着知了的叫声,大如银盘的月色洒在郁郁葱葱的叶耳上,面如水,安如丝。不要问从何处来,很多年代缺乏的美妙来自于黑夜和白天交替的神秘,后羿如果射掉了十个太阳,剩下了单调的月光,大家也是寡欢的。
    朋友用孤勇来形容自己性格中的缘分,没有人具有天生的脾气,时代的展开,推着人不断赶路,人不应漫朔自己的无力,因为退缩像是开瓶的啤 酒,一旦开始,就没有回头。纯粹不是精神,现实抬头,矿泉开始灼热的烧开,最后被拾荒的工人放进了垃圾箱,不得不面对的东西,就让现实覆盖吧。
    在很久很久之前,你拥有我,我拥有你,很久很久了吧,只是走着走着,擦掉眼泪,学会了微笑。
    (陈园园)


发布时间:2017-01-11





天际亚洲 版权所有(C)2017 网络支持 中国化工网 生意宝 网盛大宗 著作权声明